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“石-粟”石古 赵海粟水墨作品展

来源:http://www.attolux.com 责任编辑:凯发娱乐 更新日期:2018-12-23 18:10

  · 刊名:艺术精粹第146期

  展览城市:陕西 - 西安

  展览地点:长安国际卧云艺术馆

  策 展 人:王羽静 王程

  主办单位:西安市长安国际古玩城

  承办单位:西安市长安国际卧云艺术馆

  协办单位:北京东都美术馆 国风书院 美国莊讯投资集团 卧云香居 卓信艺术网 西安不在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迪卡设计 九如堂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 念初堂 铁炉堂 煜德轩 万象画廊 陕西山昊实业 创意长安 佳图创意 野逸居 德居堂 西安汉苑花园酒店 L少年 大明明式素工

  参展人员:石古 赵海粟

  这些文字是写给两位出色的画家的,他们共同在中央美院深造,勤于绘画艺术的学习与创作,感悟传统文化的真髓,追逐着他们的艺术之梦,一位是石古,一位是赵海粟。

  三月十九日他们在西安搞展览,来小结一下他们的艺术创作,给我们带来的感觉是清新的,在他们的画面中,都很好地把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展现出来,从笔墨的变化和画面内容都结合的非常好,对于色彩的运用也有他们很深的理解,也彰显了他们的艺术才情。这是可贵的,也从中看到他们在艺术进取之路上用功颇多,诚可谓有感而发。 艺术的学习与创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要倾注一生的心力在不断探索中才可充实自己,使得自己在对传统的继承中要有清晰的理解,对传统艺术的学习不仅是方法,更重要的是精神风貌与艺术气质,这要求在学习中要多元化的学习,以文补画,提升自己的觉悟,与古人对话,与自然对话,提高对艺术的审美要求,让自己在享受艺术创作中得到愉悦,即便是过程很艰辛,但自己的心量会随着学习不断地深入而更加广博,汲古溶今,博采众长,这是学习任何学科的不二法则,我们都要遵循始终,在自己的学习中变化着自己的艺术气质和修养,进而使得自己的人生也丰富多彩,这是快乐的事情。

  石古是一个多方位发展的艺术家,人很儒雅,在他的作品里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随性随心的,对绘画有着独到见解的,有品位的艺术家,他的笔墨世界里,跳动的符号很多,但是很统一,不温不火,对笔墨的掌控很自信,线质质量很高,这源于他广博的学习和涉猎,因而使得他在绘画中表现的游刃有余,不拖泥带水,说就说了自己理解的话,从他的名字里我们可以读懂一些对他的理解,信心与追求坚韧不拔,崇尚追慕传统经典。真的很好,他的本名叫刘志军,这个刘志军是一个好人。

  海粟在自己的学习创作中,心得颇多,在中央美院这所高等学府里。名师指点,加之他的努力,所以在他的画作中,把对家乡的挚爱,人文的理解描绘的非常精彩,让笔墨生花,在对他作品欣赏的同时,有多了许多对西藏的向往,这是很美好的感觉,正是这样的感觉,我们的心灵愉悦,透过他的作品,也更加对他的艺术方向和他的艺术修为有更深的了解,在他的艺术世界里,些许从容,些许深沉,这就是海粟的心性,大海有宽容天下的气量,我们常说沧海一粟,那是自谦之词,好在艺术的海洋里还有赵海粟 ,我们不求我们做多大的事业,或许我们最终的目标不一定是画家,但我们一定是一个有品位,有见解,有思想的艺术家,因为没有了目的地的终点,那是最心安的。

  这两位画家都戴着眼镜,都很文气,我印象中戴眼镜的人都是刻苦的,努力的,但我相信我的眼睛没有看走眼,在他们的画展上,更近距离认识了他们。在纵深的学习道路上他们在进取,在用他们的努力去园他们是艺术之梦,好在他们有很好的潜质,具备了搏击风浪且耐得风浪的实力,说句老话,若干年后看你们的!

  谢纪元 三月三日与古长安翠竹园

  九回肠断,只为不灭的灵魂

  “对石古刘志军,我不陌生。或许有人交往一辈子,也没能有一个机会,在一起,把艺术,把过往,把曾经,都在十八个小时之内谈到无,谈到空,谈到白茫茫的一片大地真干净。

  石古应该就是一个社会活动家,不管是策展,中国艺术高端访谈,客座教授,客座主持人,还是客座评论家......他都把自己满腔热情洒在了他爱的人群身上,洒在了他对一方水土、一方文化的热爱之上。

  因此,对于他的钢琴,他的书法,他的绘画,其实我都不太在意。因为,石古相当于一个“士”,所有琴棋书画都是他的余事。

  但石古今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他居然花三年时间再读中央美院,跟着当下中国水墨人物翘楚王晓辉读起了书。而且,半年多的时间,居然以他的勤奋与天资,淬了火,把一管画笔打磨成了心上的触手,题材在通俗之中寄寓了一个社会活动家的情怀,这一片景象让我欣喜不已。

  对于科班出身的艺术行者,对所有技法的探讨就不必了吧。我以为一个艺术家最后的修行与境界,是忘掉技法之后的心与现实、心与经典、心与时空,心与道德的相互参照。

  无疑,石古迈进了一大步。他的画作就一步步走在这条道路上。“翠花不好惹”,“桃肥兄弟亲”,甚至“大富贵”这些艺术家极为厌恶的题材,都成了他参禅的道具。“手机丢了好闷啊”,“今年市场行情不好,股市报表都是绿的”;钟馗可以直呼钟大爷,“雾霾太大无心读书”,“字够大了,还是看不清”最写意的就是“读书喝酒念佛晒太阳”,这是写的他自己吧。

  如果没有深入石古之心太久,不知道他对儒释道的执著与了悟,我们就不懂他的这些大俗怎么可以成就大雅。或许那些追求大雅的,永远也入不了俗,走不了大众之心。当下即佛,佛法不离世间法,没有宗教式的智慧滋养,任何一个艺术家也成不了大师,专家叫绝,百姓说好的意境是达不到的。半夜来电说是有大事相托,就是让我再感受一下他,作序。他也想我了,我知道,谢谢他。我说,赵海粟年龄一定比你小,但他在艺术上的成就一定比你高,他说当然。

  石古就是这样一个家伙,真诚得如我一样不可理喻。他说,左边一个“石”右边一个“粟”是他自己造的字,他说海粟将来一定是大家。我说你想八十岁的时候还有海粟给你送酒送米吧,他哈哈大笑,说对,年轻的就要死推。他问这个字怎么读,我说各读一边也好,这个字就一个音:石粟。

  他是繁衍了近千年的土司后代,若非时代变迁,我想海粟还应该是土皇帝吧。我读过阿来的《尘埃落定》很多遍。我甚至此刻把海粟也想象成了中国最后的一个土司。他凝思、勤劳、憨厚、质朴,但是果断有力、干脆利落的画笔之下,俱是烟云水气。 他的作品直让人心疼如扎。他的人物俱是眼神里有磨难、有沧桑,有苦日子的安然,也有间或的迷离与不知所来的忧郁,还有灵魂出窍的冥想。

  我知道,海粟是天才。他不像石古,一个社会活动家的余情闲致固然可以成就一门或几门艺术。但是,他们两个不是一类人,注定俱会走向大成,只路不一样,天空不一样,眼神也不一样。当然,尘埃落定之后,一切殊途同归,所有的人生最终归于宁静,归于空洞,归于缥缈,归于虚无,归于空。但人生就是累世的修行。当下就是我们的路,我们的心,我们的神。

  因此,正如海粟一幅画题:九回肠断,只为不灭的灵魂。

  石古致敬,向海粟致敬。

  揭露艺术品拍卖内幕,还原事件真相!(图)

  “写爱”金城艺术作品展(图)

  传为苏东坡铭的端石东井砚(图)

  王印失窃 还原长沙最大盗墓系列案侦破历程(图)

  乾隆御制领衔 保利秋拍古董珍玩之夜斩获5.9亿元(图)

  纪念宋文治先生诞辰100周年特展在江苏陈列馆开展(图)

  高古瘦劲!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纸本真迹受热捧

  文玩诈骗团伙狡兔三窟 上海警方肃清两地市场

  翁万戈捐赠的183件藏品将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

  影像三角志 珠江三角洲的录像艺术

  太虚孙外京个展《空》于上海M50开幕

  2018西泠秋拍圆满落槌,2019“十五周年”征集启动

  「Hi点兵」2018西泠秋拍 两位中国现代艺术先驱的特殊之作

  邮票上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

  “信号”史帝文·格莱多个展

上一篇:newsurl: # }    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娱乐_k8.com_k8凯发_668k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